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.com
十方的印證

我的父親

美國加州洛杉磯譚渝英師姊

 我父親在出生三個月後就失去了母親,從小孤苦。他生逢戰亂,三十出頭就當了將軍,從小我只以為他那種凡事都得「絕對控制」的個性是由於他長年軍旅生涯所造成的將軍作風。當年他年輕氣盛,全家大小都被他弄得惶惶恐恐的,生怕會惹來狂風暴雨。直到最近我才瞭解父親是一個極度沒有安全感的人,所以才要處處控制,而這種沒有安全感可能要追溯自他嬰兒期起就已經烙印下來的陰影。到了他老年時期,很多事情都已由不了他了,於是他變得時時都惶恐不安,有錢不敢花,有福不敢享,總覺得他若不防範於未然的話,就會有應付不了的災難要發生。其實父親一生最大的災難是他自己緊捉不放的「恐懼」。

 一直到了父親印了心,以及母親往生的經過 ,帶給了他絕對的信心,他才得到他一生從來沒有過的安全感。父親完全變成另外一個人,他每一天都好快樂,即使是很小、很小的事物都會帶給他很大的滿足,他真是世界上最容易討好的父親,不論為他做什麼,他都像孩子一樣開心。他對生命充滿了熱忱,所以大家都樂於接近他,他愛生命、愛朋友,「愛」就像陽光一樣溫暖了自己也溫暖了別人。所有的這些轉變完全要感謝師父所賜給他之無價的禮物──無畏,讓他在失去老伴之後,還能享受到有生以來最美好的歲月。

 雖然已經85歲了,我父親的精神體力連我都自嘆不如,他每年都興致很高地在福爾摩沙、美國之間各處旅行,到各個兒女家小住。1995年底他由波士頓回到洛杉磯,第一件事就是吩咐小妹和我替他邀請所有的同修及準同修聚餐,他說要謝謝他們,因為每一個人都對他太好了。他處理好產權、還交代了身後之事,當時我們以為他只是找事做,並沒放在心上。到了1996年2月25日那天,上天下著雨,他照例跟小妹去道場共修、在車上和姑媽話著家常。開始打坐了,護法跑來找小妹,我們過去只見幾位師姊正在輪流為我父親做人工呼吸,我嚇呆了,小妹把我拉到一邊說:「哎呀,我現在才知道,三天以前爸爸說他見到化身師父來眨眨眼睛對他笑是為什麼了。」

 救護車來了,把父親載到了一間郊區醫院。下了車我馬上通知外州的大妹,她一聽,立刻說她去打坐,叫我等她的電話。幾分鐘後電話響了,她說:「爸爸已經走了,師父已把他帶到媽媽那裡,爸爸看起來好年輕,二、三十歲的樣子,他在上面興奮得不得了,像小孩一樣闖來闖去、東張西望,還一直說這裡太好了、太好玩了。媽媽在一邊抿著嘴笑。師父罵我哭什麼。爸爸安慰我說不要難過,總有一天還會再相聚的。」放下電話後,我那僵硬緊張的身體整個就鬆了下來。對呀,哭什麼,世上有幾個人能有像父親這樣的福報,走得如此尊嚴呢?我們應該為他慶幸和感恩才是。

 等了很久,終於有人出來告訴我們「對不起」了。通常他們規定三小時之內必須將遺體送走的,然而醫院應我們之請,特許我們多留八小時,還撥出一間房間讓我們為父親打坐,而且全醫院的人都很溫馨友善地接待我們。八小時後有人來敲門,是急診室的護士長,來問有沒有需要幫忙的地方,我謝過她之後,她問可不可跟我談一下…,原來老天真的有祂的安排。

* * *

 她已在急診室工作了十多年,她說從來沒有見過哪一個人走得如此安詳,尤其她很好奇,因為今早當她宣告「對不起」時,我們居然能夠接受得那麼坦然,她說她很想知道原因。我一五一十地告訴了她,並邀她進來房間端詳父親紅潤帶笑的面容,同時拿起父親柔軟如生的雙手給她看,告訴她當年我母親走的時候也是這樣的,以至第二天殯儀館的人來搬運時不小心把我母親掉到地上去了。她看呆了,好心的她,居然為此跑到醫院的後門去等候殯儀館的人,只為了交代他們小心,別又把我父親掉到地上了。

 臨行時她給了我電話號碼說師父來時務必要通知她,兩個星期之後師父真的來了。巧的是她那天不值班,我約她早一點到道場以便有機會向她介紹師父以及觀音法門。印心的時間快到了,我請她慎重考慮,因為這是一件很神聖的事,而且要答應終身吃素,她很確定地告訴我說她已經準備好了,說她已經吃了五年的素,並說幾年前她心靈上受到一個無情的打擊,至今還在哀痛媯L法自拔,為了想得到內心的寧靜,她一直想學打坐,就這樣的,她印了心也見到了師父。

 五月堙A我約她出來見了一次面,看看她有沒有修行的問題,並借給她一些英文雜誌和錄影帶。那天她很高興,告訴我說她的心情好多了,體驗也很好。以後我們各自忙碌也找不到對方。十一月突然接到她的電話,說她的父親病危,她請了兩個月的假要回紐澤西州老家,問我那些借她的錄影帶要如何處理?我建議她帶回去給她的父親看,以便到時師父可以帶領他往生。她聽了好激動,說她也不知道為什麼會突然打電話給我,不過她很慶幸她打了。隔年的一月,她來電話了,告訴我她的父親已於十二月往生了,跟我父親當時的情形一樣,面帶笑容並且紅潤,身體也是柔軟如生,她的家人也是為此驚訝不已。……

* * *

 我們選擇星期六出殯,以便親友們來告別,弟妹們都到了,星期五晚上我們一起去參加小共修,打坐時化身師父來告訴妹妹說讓父親在道場往生是為了提醒同修,我們修行的人離開的時候就要像個君子大丈夫,還說很高興看到同修們自動自發的愛心,將打坐的功德分給別人,同時師父還讓妹妹看到同修們打完坐後將功德迴向給我父親時,光波一陣一陣的拍打在父親身上的光景。父親在上面很感謝的說:「夠了,夠了,你們自己留著用。」葬禮那天,幾乎所有認識的同修都來了,放佛讚時大家不約而同地合唱起來,妹妹看到牆上高掛的師父法相不停地放光加持著整個會場,並看到化身師父將父親扶坐在棺木上盤腿而坐,當大家向他的遺體告別致敬時,父親被大家的愛心感動得含著淚水、一一地向每一個人回禮。他告訴妹妹大家為他佈置的花太漂亮了。當蓋棺的時候,妹妹突然感到要窒息和驚慌,爸爸還安慰她:「別怕,我在外面。」幾乎所有的親友事後都說這是他們一生中參加過最溫馨的葬禮。

 在此順便再提我的母親,她於十年前往生,五年多以前她已換下白衣、身著菩薩服到第五界去了,有時當妹妹打坐時她會來看妹妹,還告訴妹妹說:「我是為了帶領您們小孩回『家』才來到人間。」從母親一生為人與眾不同,以及我家裡在遇到師父之前、之後所發生的種種奇遇,我知道在我們還沒出生之前就和師父約好要「相會」的,而且就像我的父親一樣,生前被照顧,身後也被照顧,直到永遠…。

愛海之旅
清海無上師與觀音法門
一個真正回教徒的體驗
健康指數的奇蹟
緣會仙界古明師
我的父親